北京时间:
文化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海参崴,俄罗斯的“远东异类”

更新时间:2020-11-17点击次数:540672次字号:T|T

提到俄罗斯,很多人会想到扛着巨型原木的大妈或者穿着阿迪喝着伏特加的俄罗斯精神小伙,宏大的广场和欧式建筑,苍茫的林原和不融的冻土。但幅员辽阔的俄罗斯内部也有着巨大的文化差异。滨海边疆区的首府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就是非典型的俄罗斯城市。

不谈中俄领土历史,单纯解构符拉迪沃斯托克与当地的人,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事。笔者18到19年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生活近一年,见识了这个交织着中国韩国日本文化、由不同族群与发达的跨国贸易构成的奇怪但是非常有趣的远东首府城市。

符拉迪沃斯托克一角

图1:Ovchinnikova Irina/Shutterstock

图2:Sanga Park/Shutterstock

不同的族群

符拉迪沃斯托克虽然是滨海边疆区的首府,但是人口却不容乐观,仅仅只有60万人。

这60万中的最多族群当属45万俄罗斯和10万乌克兰人,而排在第三位的是乌兹别克人,也就是中国话中的“黑毛子”。

在俄罗斯的大街上走,就经常能碰见穿着邋遢,不修边幅的他们。这些乌兹别克人往往从事中低端工作,由于教育水平不高,会被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歧视。

而笔者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求学的时候,还观察到许多“白毛子”和“黑毛子”互相歧视的现象。前者歧视后者教育低且教养差,后者歧视前者自视甚高。

中亚人在俄罗斯从事中低端职业是很常见的,但是反过来歧视俄罗斯人的情况在其他俄罗斯城市实属少见,这或多或少与低迷的远东经济有关,大多数俄罗斯人从事的事业也不见得收入高过乌兹别克人,俄罗斯人与中亚人互相歧视就成了这座城市的一个“特色”。

疫情期间滞留在俄罗斯的外籍劳工

图:eurasianet.org

因特殊的地理位置,只有四个月结冰期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是俄罗斯远东最大的贸易港口,吸引来了大量的东亚移民和暂住人口。

相比临近的中国人们,隔着日本海的韩国人反而是这里东亚人中人口比例最高的,很多的韩国大学喜欢与这里的远东联邦大学进行交流。

来自韩国的俄语留学生更多的选择常住本地并且开展两国商业贸易,大量的韩国进口食品和化妆品充斥着本地超市与商店,虽说俄罗斯本土轻工业的确不发达,但是如此庞大的韩国商品数量还是令人唏嘘的。

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在被称为唐人街的一条主干路上,周围修的全是欧式建筑,而这条大路上唯一一家东亚风格餐厅反而是韩国餐厅。

毫无中国元素的唐人街

图:本文作者

而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中国人主要是来源于跨境岸的边境贸易。从中国倒腾轻工业商品再出口到俄罗斯是绥芬河等口岸城市最常见的产业。

中国人一般在金角湾东部的一个叫“运动市场(Спортивный маркеты)”的市场开展小商品杂货的零售业,久而久之这个地方几乎全是中国商店与中国餐厅,随后便被当地人称为“中国市场(Китайский маркеты)”。

相比中国餐厅相对集中的分布,日本人的餐厅就非常随意了,几条大路上都有日本拉面馆或者寿司店。

交织的饮食

俄罗斯人对于饮食的确不太讲究,抛开正式的俄餐,一般的俄罗斯人一日三餐极其简单,几个面包加罗宋汤就可以对付了事。

但是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就不一样了,遍布全市的东亚美食,当然是欣然接受,可以说这里的日常饮食可能是诸多俄罗斯城市中最好的。

不过相比起来,俄罗斯人的确更喜欢中国菜与韩国菜。中国菜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更像是经过本土化改造的,口味非常偏向俄罗斯,少油少盐并且不重口反而失去了中国菜的灵魂。而当地中国人最喜欢的食物则是韩国菜,因为口味比当地中国菜更有中国味。(真的不是绕口令)

正因为与大量的东亚文化相交织,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俄罗斯人会一个其他俄罗斯城市的人不太能够掌握的技能——使用筷子。

符拉迪沃斯托克餐厅的东亚菜品

图:Verbitsky Denis / Shutterstock

另类的交通

符拉迪沃斯托克建立在多个丘陵之上,崎岖的山地难以开挖地铁。符拉迪沃斯托克人非常自豪的的一点就是拥有除了地铁以外其他的全部类型公共交通工具:公交、电车、轨道电车、城际火车、轮渡和被称为“фуникулёр”的山地有轨缆车。

山地有轨缆车,也就是俄语的“Фуникулёр”,在苏联时期也非常少见,仅仅在下诺夫哥罗德、斯韦特洛戈尔斯克、基辅、第比利斯和考纳斯这些城市拥有,现在俄罗斯国内唯一还在运营的山地有轨缆车就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有轨缆车成为了这座丘陵城市非常有效的观光工具。

大量的有轨电车、城际火车和山地有轨缆车相结合,组成了此处另类的轨道交通系统。

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山地有轨缆车

图1:vladeva/Shutterstock

图2:Wikimedia Commons

特色的「居民」

俄罗斯人是非常热爱动物的,无论是鸽子,狐狸,甚至是熊,俄罗斯人都是非常喜欢与之玩耍,这也是俄罗斯人和熊关系很好的形象的直接来源。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鸽子是城市的常住民,全市各处都有鸽子,俄罗斯人也非常乐于去喂食鸽子,以至于他们的鸽子比正常鸽子要大上一圈。

著名的西伯利亚大铁路的起点——符拉迪沃斯托克火车站是鸽子们的大本营,火车站对面尚有俄罗斯现在为数不多的列宁雕像。与政治雕像庄严的风格不符的是,列宁雕像上经常遍布鸽子,甚至有头上顶着个鸽子的奇特景象。

仔细看,头顶有鸽子!

图:本文作者

「享乐」的生活

为了亚太经和会议的举办,俄罗斯政府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搞了的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但是符拉迪沃斯托克城市的整体规划依旧显得十分朋克。

大量的老旧赫鲁晓夫楼居民区和新兴的现代风格购物中心混杂在一起,崭新的柏油高速公路连接着因为气温变化而裂开的水泥与石子道路,新兴的现代高层小区的门口却是乡村泥土路,近郊的别墅住宅区人口却寥寥无几。

雪天的雕像与市中心的古典主义建筑

图:本文作者

符拉迪沃斯托克所在的阿穆尔湾遍布沙滩、疗养院和废弃建筑景区。

但是这些所谓景区大都属于野地:分布着无人管理的俄罗斯帝国时期修建的军事碉堡、滨海悬崖、无人海滩,此外还有本地人津津乐道的金角湾灯塔(也就是《七月与安生》出现的灯塔)。

不少中国人到此处游玩后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不以此为基础搞一搞旅游业?很多人将年久失修的城区和糟糕的基础设施归因于政府投入不足,其实情况更加复杂。

阿穆尔湾与野地无人管理的碉堡

图:本文作者

金角湾灯塔

图1:《七月与安生》剧照

图2:Urri/Shutterstock

俄罗斯民族的性格是由坚毅、牺牲和痛苦凝聚成的,长久以来俄罗斯民族一直在和艰苦的自然环境,困难的生活条件做斗争,而与中西部同胞不同的是,符拉迪沃斯托克处于温暖的海岸上,适宜的气候让这里更像是黑海边的索契,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度假城市,即使对于本地俄罗斯人自身也是如此。享受生活,得过且过就成了符拉迪沃斯托克人的生活习惯。

在当地的俄罗斯人眼里,工作其实不需要很好,有一套房子,有一台汽车,平时周末可以去海滩野炊,大型节假日可以去旅游度假,这就是完美生活。而俄罗斯人骨子里的坚毅的性格,反而体现在对于房屋老旧的和糟糕路面的容忍。

落后的基建

图:本文作者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很容易见到没有保险杠的汽车。至于挡风玻璃裂开,那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只要不掉落,就不需要修理。记得笔者第一次抵达时,出租车裂开的窗户玻璃令人心惊胆战。

与西部同胞们与自然做斗争不同,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地理位置和纬度在俄罗斯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优越,如此优越的生活条件使得本地的俄罗斯人对于生活的困难看的更加乐观,能过且过苦中作乐反而是他们的信条。

既然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条件已属如此之优渥,破旧的道路,老旧的房屋,低迷的收入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能够享受中日韩三国文化的交织,便利的进口和东亚美食,如此景色和生活,符拉迪沃斯托克人大概也就满足于此了

HXXQ (编辑:steven)
0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
关注新闻网
推荐文章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备09033879号-4]新闻出版许可证:京新出证字第000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批字第直110105003546 号]
Copyright © 2015 联合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