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
时政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时政 > 正文

中美在联合国交锋,香港股市大跌,新的风险或已来临?

更新时间:2020-05-04点击次数:16777215次字号:T|T



最近,全球尤其是中美之间发生了一些值得关注的事儿。
一是B站献给年轻一代的演讲“奔涌吧,后浪!”刷屏。演讲视频认可、赞美、寄语年轻一代:“那些抱怨一代不如一代的人,应该看看你们。一个国家最好的风景、就是这个国家的年轻人。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时代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


二是刘鹤主持召开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传递不一样的信号——要高度重视当前国际商品市场价格波动所带来的部分金融产品风险问题(中国银行“原油宝”问题),提高风险意识,强化风险管控。要控制外溢性,把握适度性,提高专业性,尊重契约,理清责任,保护投资者合法利益。

会议对当前热点问题做了回应。一是中小银行发展问题。近期有部分中小银行遇到问题,被接管或者改造,未来会“在充实资本的同时,解决好中小银行在业务定位、公司治理、信贷成本等方面的突出问题”。二是某些中概股财务造假被美国人“擒获”。会议强调对资本市场造假行为“零容忍”,对造假的上市公司、中介机构和个人坚决彻查,严肃处理。三是中国银行“原油宝”问题。会议指出,要高度重视当前国际商品市场价格波动所带来的部分金融产品风险问题,尊重契约,理清责任,保护投资者合法利益。


三、中美在联合国交锋!中国常驻团:严重伤害14亿中国人民的感情。据彭博新闻社网站5月2日报道,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说,坚决反对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公然为台湾地区参与联合国说项”。报道称,中国常驻团发言人1日发表谈话说,美国在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严重伤害14亿中国人民的感情”。中国常驻团还批评美国选择在世界努力应对新冠疫情的时候发表涉台言论。发言人指出,台湾地区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地区参与国际组织,包括世卫组织活动,必须按照一个中国原则来处理。据报道,美国常驻团说,阻止台湾“踏足”联合国违背了创建联合国的宗旨。


四、最近一个阶段,由于特朗普民调持续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所以加紧了操弄中美关系,试图通过打“中国牌”来转移注意力,推卸抗疫不力的责任。中方就此进行了一系列回应。其中《新闻联播》批蓬佩奥等人尤其引人注目。

事实上特朗普团队基本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疫情说辞”:病毒是从武汉的研究所里泄露出来的,中国很早就知道会人传人,但隐瞒了真相。隐瞒是为了赢得时间,从全球各地采购抗疫物资。至于上述说辞是否能“逻辑自洽”,特朗普并不在意。他从来不需要逻辑周密,他只需要表达情绪。特朗普的结论是:必须对中国有所惩罚。惩罚的方式大概是“三板斧”:一是重启关税战,通过加征关税让美国获得补偿;二是借助目前美联储无限量印钞和美国财政大把花钱的时机,让美国企业迁出中国,推动全球产业链跟中国脱钩;三是限制美国政府控制的投资基金投资“中概股”。此外,还可能有针对中国具体官员、企业的制裁。由于外界预期中美关系恶化,资本市场反应极为明显。


5月4日,香港恒生指数大跌了超过1029点,跌幅达到了4.18%。其中,据传出卖国内资产谈判陷入僵局的潘石屹SOHO中国,其股价尾盘闪崩大跌了超过25%。腾讯控股跌4.08%,融创中国7.41%,万科4.07%,碧桂园6.11%,恒大4.51%。



五、中美关系究竟会恶化到什么程度?有几个观点值得留意。
斯蒂芬·罗奇认为:走过48年艰苦历程之后,美中关系全面破裂已迫在眉睫。这对双方乃至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悲剧性结果。从不必要的贸易战到让人日益绝望的冠状病毒战,两个愤怒的国家陷入一场诿过游戏且无法轻易脱身。

美中关系破裂的后果远不只是经济。全球力量均衡的决定性转变可能就在眼前,它正在开启一场新冷战。破裂的美中关系还能挽救吗?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新冠肺炎提供了一个外在机会。两国领导人都需要停止相互指责的把戏,着手恢复信任。为此,他们需要坦白在疫情初期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中国是去年12月,对美国是今年1、2月。

现在不是虚荣或制造民族主义喧嚣的时候。真正的领导者往往在历史最黑暗时刻出现,或被证明。对于特朗普和中国国家领导人来说,认识其中的利害关系并抓住这一机会是不是为时已晚了呢?


蓝普顿在2015年即指出:中美关系的临界点已近在眼前。当时指出,过去的八届美国政府和五届中国政府,始终遵循一项政策--概括地说,即建设性的接触政策然而不幸的是,我们正目睹对一个总体上积极的美中关系来说至关重要的某些支撑力受到侵蚀。对此,我们能做些什么?首先,我们必须开启一个需要长期努力的进程,中美两国与其他国家一道,在这一进程中建立包容性的地区经济和安全机制,并调整二战后建立的全球和地区机制,使其适应世界和亚太地区新的权力分布。IMF投票权配额的问题应当是其中容易解决的一条。尽管所有这些都需要时间来达成,但如果不这样做,美国、中国和其他国家都会寻求单方面增强自身的安全力量,建立平行的经济和安全机构,那么,我们将会看到,美国和中国越来越滑向更加敌对的状态。


北京和华盛顿需要某种类似"第四个联合公报"这样的文件来规划这样一种远见。我们不需要五十点主张,但确实需要一两个主要观点。第一点要阐明的是,世界已经改变、权力分布已经改变,均势和稳定是我们共同的目标,而让任何一个国家来主导都不足以达到均势的稳定。第二点应该阐明的是,两国会通力合作,并与别国合作,共同建立和调整当前的经济和安全机制,以反映新的现状。简单来说,我们要建立的是基辛格博士提出的"太平洋共同体"。

其次,这样一个声明应当遵循和强化相互依存的关系。除了书面宣言以外,中国需要再一次向外界保证要继续进行对内对外的改革,就如1990年代初邓小平用自己的"南巡"壮举所设法做到的那样。总而言之,中美两国领导人都有责任公开反对偏激的民族主义言论,提醒他们的人民,两国双边关系存续的战略理由十分简单且不容动摇:不管是世界还是我们两个国家,都承受不起中美互相为敌所要付出的代价。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辑思认为,新冠疫情对中美关系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双边关系下滑的速度加快,官方关系处在几乎冻结的状态,战略互信缺失日益严重,民间相互反感的情绪前所未有。未来,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执行难度更大,经济和技术逐步脱钩已是难以逆转的趋势,各方面的交流也将进一步压缩。这是20世纪七十年代初中美关系改善以来最为困难的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将持续的时间和下滑的底线均难以预料。


中美关系正面临比基辛格的预测还要悲观的乱局

基辛格2018年底在访问北京时说:“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要重新定位。两国都在变,关键是要理解如何共存,和寻找新的外交模式,两国绝不能走向对抗升级。”反覆折冲的中美贸易争端终于走上摊牌对抗之路,中美关系正面临比基辛格的预测还要悲观的乱局。面对人类共同的敌人——疫情,现在是大家抱团的时候,而不是相互挖坑的时候。如果特朗普出手太狠,恐怕对美国经济和就业会非常不利,到时候反而会拖累他的选情。所以,传说中的“关税战”、“供应链迁移战”和“投资战”,最后雷声大雨点小的可能性非常大。由于当前金融市场信心脆弱,即便特朗普虚张声势,仍然可以在短期给市场带来较大的波动。如果中美关系持续恶化,那么中国可能会更加重视国内市场,更加重视大基建、新基建等,楼市也会变得更加重要。因为外贸复苏之路,可能会比较曲折。本文来自联合号,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我们usauna@126.com 文章仅代表自媒体观点。

zhongg (编辑:zg)
0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
关注新闻网
推荐文章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备09033879号-4]新闻出版许可证:京新出证字第000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批字第直110105003546 号]
Copyright © 2015 联合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