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
公益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公益 > 正文

病毒的自白

更新时间:2020-02-24点击次数:16777215次字号:T|T


我叫“病毒”,这个名字是人类认识我们以后给起的,很恐怖。其实,人类只认识到我们“毁灭”的一面,没有认识到我们“创造”的一面,才给了这么一个毒名!鼠年伊始,我们家族成员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作祟,不成想,又使人类“谈冠色变”。


我们这个家族已存在于地球数十亿年了,直到今天,我们还不是一种细胞生命形态。我们结构简单,没有细胞,只有一个核酸长链(DNA或RNA)和简陋的蛋白质外壳构成,有人形容我们是“蛋白质信封里面装了一些坏信息”。我们比细菌要小很多很多,细菌有完整的细胞,能脱离开生命体,自己生存。而我们只能寄宿在别的生物体细胞里,才能活下去,“宿主”细胞是我们存活和繁衍的基础。但是,用句狂妄的话说,人类和所有的生命可能都起源于我们,我们把“毁灭”和“创造”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人类肉眼虽然看不见我们,但我们才是地球的主角,人类只是地球生物的一个“注脚”而已。人类可能不会承认我们是他们的原始祖先,但是我们也从人类努力寻找原始祖先中看到他们狭隘的一面。我们这些人类看不见,小的难以形容的“生命体”,却当仁不让地拥有地球上最大的生物量和多样性,即使是人类的基因里,也有我们大约8%的成分,我们还大量存在于血液和器官里。


说实在的,平时我们和人类相安无事,也不去破坏健康细胞,只有人类细胞意外受损或死亡时,我们才会以细胞残骸为食,进行大量复制增殖,来帮助机体组织清理环境,属善意行为,但是我们这种做法似乎抢了人类机体免疫系统的“生意”,被认为是恶意攻击。当然,来自于其他宿主的病毒(传染)侵入机体后,也会大量复制增殖,这是恶意的!呜呼,大量的机体卫士——白细胞(包括自然杀伤细胞、单核细胞、巨噬细胞、树突状细胞等)、淋巴细胞(T细胞和B细胞)按各自分工死命地攻击我们,甚至形成细胞因子风暴,召集更多免疫细胞参战,导致免疫细胞过度兴奋。可是,我们就和人体细胞搅合在一起,有的还有“隐身术”,各类免疫细胞无法识别我们,他们就进行不分敌友的“狂轰乱炸”,干掉我们的同时,也把正常细胞一块干掉了,造成机体器官不同程度的损伤。人类免疫系统的这种过激反应,会一时把我们大量杀死杀伤,一段时间的搏杀后,我们所剩无几。但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大量“超氧化物自由基”,对人的机体细胞也进行了大量杀伤。几经博弈,人的机体细胞损伤惨重,严重影响各脏器功能,所以机体就生病(症状出现)了。


正常情况下,我们大多数成员比较安分,各有领地,不会乱窜。但也有个别成员性格古怪,人类一旦损害他的宿主,他就会不断变异,寻找一切机会把人变成宿主,并且还能“人传人”(如流感病毒、SARS病毒、新冠病毒等)。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人类就大祸临头了,如果我们通过飞沫或接触传播进入人的口、鼻、眼中,我们会迅速通过黏膜进入细胞,进行大量复制增殖,“加工”若干自己,直至引发机体免疫军团全部参战,表现出发烧(动员免疫系统)、咽痛(细胞损伤)、流泪、鼻塞、淋巴结肿大、乏力、全身酸痛等症状。这需要一个过程(潜伏期),如果机体健康,免疫系统健全、抵抗力强,我们找到进入细胞的钥匙(血管紧张素转化酶Ⅱ即病毒受体)并成功结合侵入细胞内部就相对难一些(潜伏期长),否则就容易多了(潜伏期短)。我们的大军能力极强,会继续沿气管、支气管下行(初期类似感冒症状),直至到达肺部,引发肺部损伤,肺细胞坏死、肺组织纤维化等,表现出“肺炎”症状(胸闷、憋喘等),最终可能使人因窒息而亡。


适者生存,这是自然进化法则。我们生存的逻辑十分简单,就是“传播”。我们寄宿在生物身体上,生存并繁衍自己的后代。只要我们进入宿主细胞,把自己基因和蛋白质注入其中,就把细胞改造成复制自己的加工厂了,并且能力极强,进入细胞的一个病毒每天能加工出上千个“自己”。说实在的,找一个合适的“宿主”(感染者)十分不易,这个宿主传给另一个宿主更不易。所以,在若干亿年的进化中,我们就有了多样性和复杂性,各种生物(包括海洋中的生物)我们都要问津,都可能成为我们的宿主。特别是动物,流动性强,传播速度快,更是我们的首猎目标。所以,我们一直在野生动物身上长久生存并与之和平相处。当然,想在不同类的动物间传播,需要下一番功夫,进行变异,这需要时间和机遇。另外,气候、环境对我们的影响也很大,如光照、高温、干旱等环境下,我们就无法生存和传播。在艰难的宿主选择中,我们找到很多动物可以作为理想宿主,比如蝙蝠,昼伏夜出,喜欢居住在阴冷潮湿的地方,我们很多不同家族的弟兄们就寄生在它们身上。说一千道一万,我们的最终目的就是广泛传播自己,到了宿主身上我们会通过各种方式改变宿主行为(病状),如咳嗽、打喷嚏、腹泻、皮肤疮(疱疹),还有体液(如艾滋病)、咬人(狂犬病)等等,我们隐藏其中,伺机传播给其他人。我们欣喜的是,人类的聪明和贪婪,极大地帮助我们传播。就拿“吃”来说,人类在食物链的最顶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土里长的,无一不进入食谱,就连一副死神脸的蝙蝠都不放过,给我们创造了很多传播渠道,使我们这个家族不断壮大。嘿嘿,人类肉眼能看见野生动物,但看不见我们“病毒”,天赐良机也!


有一首歌唱得好,像云像雾又像风,这就是我们的写照。十里杀一人,千里不留痕!我们的变异成员精明得很,所到之处,无不散发着“死亡”的味道!人类也是聪明的,他们发明了很多高科技的东西,变着法子追踪识别我们,命名了“鼻病毒”“禽流感病毒”“猪流感病毒”“埃博拉病毒”“SARS病毒”“MERS病毒”“天花病毒”“HIV(艾滋病)病毒”“狂犬病病毒”“肝炎病毒”“马尔堡病毒”“汉坦病毒”“登革热病毒”等等。就拿这次(庚子年初)我们冠状家族迅速传播而言,我们的宿主本是野生动物,可是我们的宿主被大量猎杀,我们也集中来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哎呀!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市场,就是野生动物的集体屠宰、交易场,海陆空各类动物无所不有,我们很多病毒家族成员也在此碰面,个别冠状病毒成员很狡黠,不断变异,寻找进入人体的机会。这一天终于来临,我们终于伺机进入了人体并找到了侵入所有人类细胞的“万能钥匙”,无论进入任何人体(即人传人),我们都能顺利发展壮大。我们充分利用人们的聚集、共餐、接触等活动,通过飞沫、触碰等形式,迅速传播开来。春节来临,春运开始,随着携带我们新型冠状病毒的“武汉人”奔走全国、周游全球,我们迎来了“狂欢节”,圆了我们快速生存传播的美梦!


人类不要痛恨我们,这是我们的本能,不是我们的故意,要是抱怨,还得怨人类自己。我们也不希望自己的宿主死去,那样我们就同死亡宿主一起化为灰烬,我们的一切努力就白费了。所以,很多时候我们本身对人类机体危害不大,只是人类机体太高级,自我防御能力太强,能识别我们时,性情比较温和,牢牢控制着我们,和平共处;我们一旦变异且大量复制,人体免疫系统不能识别时,大战便拉开序幕,免疫系统首先进行无区别(也无法区别,我们就在细胞中)攻击,造成两败俱伤。唉!不絮叨这些了,下面就说说我们这次碰到的难处吧。


当我们欢欣鼓舞地肆虐人类时,人类也开始反制我们。一是迅速有组织地采取防护和隔离措施,如戴口罩、勤洗手洗脸、室内多通风、不聚集、不串门、不乱吃东西等,有效地阻断了我们传播途径;特别是隔离并有效治疗我们的新宿主(确诊感染者);调查、隔离并观察新宿主的密切接触者,必须超过潜伏期(一般为14天左右)无症状后,人们才放心。我们在这些新宿主身上任凭免疫系统(内因)和医药(外因)的绞杀,大部分阵亡,部分病毒成员缴械投降(被免疫细胞识别或改造),变得服服帖帖,不再大规模兴风作浪,即使再传人,毒性也会变小,致病力大幅度降低。二是有针对性采取消杀措施,定期喷洒消毒液(含氯药液、酒精等),使我们潜伏在器物、把(扶)手、按钮等(人们频繁接触)地方的弟兄们迅速灭活,也使我们附着在空气悬浮颗粒上(气溶胶)的游击队员集体阵亡,无法到达新宿主身上。三是采取了一些自救方法,虽不集中针对我们,但是对保护人类机体自身细胞却大有益处,比如大剂量应用一些抗超氧化物自由基的维生素E、维生素C等,应用一些中草药板蓝根、金银花、黄连等,喝绿茶、大量喝水、喝汤(包括中药汤),还有充分休息,都有利于维持免疫系统正常工作、保护细胞、改善机体内环境,排毒等,这些都遏制我们的生存和发展。

祸由我们病毒引起,这次人类就把我们作为第一对手,并命名我们为“新型冠状病毒”(简称“新冠病毒”),加紧生产检测试剂,研发抗病毒新药,应用康复病人血清,研制防病毒疫苗等等,这些针对我们的办法都很好,直中我们的命门,我们也很惧怕。俗话说,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在治疗中如何综合施策,我们提一些建议。我们虽然引发了人类灾难,但是死亡的制造者不全是我们,所以建议不要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一味针对我们病毒下手。说实在的,目前还没有特效抗病毒药物来消灭我们,有些药物(如瑞德西韦等抗病毒药)虽能抑制我们复制,但靶向性不强,我们变个样子、换个场所照样开工复制,人类在这方面还需继续努力。我们引发的大多是一种自愈性疾病,真正大量杀死我们新冠病毒的是人的免疫系统,但是过激的免疫反应和产生的大量超氧化物自由基也给机体细胞造成自伤,导致器官功能衰竭,形成危重症,甚至死亡。所以,要抑制免疫系统过激反应(适时适量应用激素类药物)和抗超氧化物自由基(大剂量应用VitE、VitC等),保护机体自身。在治疗过程中,机体细胞损伤和免疫力下降,会给细菌造成可乘之机,并发细菌感染,要适量应用抗生素,防止并发症。当然,一些对症治疗也很有必要,比如止咳、退烧、防止电解质紊乱等。中医的辩证施治也很有效,有很多验方可用,如经典的小柴胡汤等。另外,还要适当应用甘草酸二铵等保护肝脏和抗超氧化物自由基等等。总之,人类很智慧,对付我们有足够的办法,保护自身也有很多措施,但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可能出于“恐惧”,出现过度治疗。药物都是“双刃剑”,一旦应用过度,会造成很多不良反应,甚至造成免疫系统功能紊乱或缺失,自己摧毁了自身的防御阵地,并且恶性循环,给机体造成无法弥补的致命损伤,这是治疗过程中最难把握的一关,需认真研究,制定科学的综合治疗方案,辩证施救,把危重症患者从鬼门关拉回来。


我们给人类制造了这么大的麻烦,深表歉意!同时也提醒人类,不要恐慌。任何生物都想活命,都要繁衍,这是自然法则,无可厚非,人类也是如此。但是,人有思维、有情感,有牵挂、有顾虑,有悲伤、有恐惧,更有生的强烈欲望,总而言之“怕死”!这么个“大包袱”背着,即使我们不捣乱,也会累出许多疾病,例子比比皆是,我们看得很清。这次,我们给人类开了一个“国际大玩笑”,致使一些有基础疾病的人,很快命赴黄泉;也使一些“吓破胆”的人,走进鬼门关,实属不该。人们已经掌握了对付我们的方法,再加上强有力的组织实施,我们的日子已十分难过。春暖花开时,就是我们的投降日,为时不远了!今后,我们要自重,尽量与人类友好相处,和人类共同遵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法则,我们能做到,人类能做到吗?


最后再多说几句,人类送给我们“病毒”雅号,虽然我们心里不高兴,但能提醒人类高度重视我们,也是幸事。人类既要正确认识我们的存在,也要了解我们的习性和作用。比如“鼻病毒”引起的感冒,锻炼了人类免疫系统,甚至改变了人类基因,这就是一个人经常感冒或长期不感冒需要引起警惕的原因。不客气地讲,我们还有很多人类已认识或未认识的优点,比如地球上十分之一的光合作用都是通过我们的基因展开的,也就是说,人类每呼吸十次,就有一口氧气是我们的恩惠!我们大家共同生活在地球上,“生命”相辅相成,是命运共同体。我们“病毒”大家族,如此这般地参与着生命的进程,普照了众生,也成全了自己,形成了“充满病毒的DNA混沌”,人类和病毒之间已经很难分清“我们”和“你们”。我们不会留下化石,我们早已在各类宿主的基因里,记录了自己40亿年的历史,有一天地球爆炸消失了,存活下去且使生命在新的星球上延续,最终再造新人类的功臣,恐怕还是我们“病毒”。但愿现在还活的不错、自认为是地球主宰者的人类,一定“好自为之”,千万不要轻易违背自然法则,否则将遭受自然界最严厉的惩罚!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我们hollywoodvip@126.com。本文转载,不代表我们观点。


lubianshuoshi (编辑:gudaozong)
0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
关注新闻网
推荐文章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备09033879号-4]新闻出版许可证:京新出证字第000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批字第直110105003546 号]
Copyright © 2015 联合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