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
科技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为什么中国创新如此艰难

更新时间:2020-04-01点击次数:16777215次字号:T|T



所谓国产大飞机,纯粹是面子工程的闹剧,骨子里是对市场经济的无知。有人总是不相信市场的力量,不相信通过市场交换,可以解决大飞机问题;有人看不到中国经济的比较优势,这是国家在经济层面的自卑。




制造优质衬衣不见得就比生产飞机差,生产袜子的工厂不见得就不如银行。市场的分工不同而已。经济学的自发的分工秩序是一个大智慧,可惜我们蹩脚的智力一直不能理解这一点。
 
在市场分工已经非常细密的全球化背景下,如果一个国家还要为了面子搞什么国产大飞机,只能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在全球采购飞机零件,然后在自己的国家组装。
 
人们要搞清楚一个概念,太阳底下无新事,不要在别人已经创新的领域高喊创新。所谓创新,是在别人从来没有尝试过的领域。但人类社会的知识涌现到现在,还有哪些领域没有被人们尝试过呢,这是个问题。所以我们说创新很艰难,就是因为当走的路别人都走过了,当干的事情别人都干过了,为什么我们这些人还要高喊摸索,高喊创新呢。
 
是的,真正意义上的创新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对于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而言,老老实实学习才是王道。在不承认自己的落后、不承认别人成就前提下的所谓创新,不过是愚蠢习惯的又一次发作。
 
从国产大飞机的话题,我们可以说到更多的话题,比如自由。
 
自由是人类的理性不可以下定义的词语。也就是说,关于自由,人类不可以假装创新。类似的领域还有真理问题,美的问题,都是人类的理性是不可以给它下定义的领域,因此也是人类不可以创新的领域。
 
今天我们使用的自由理念是一个现代词语,是一个现代的普适价值的词语。也就是说,在自由这样的终极概念面前,不可以搞什么创新。自由只有一种,那就是“因真理,得自由”。自由是上帝赐予给人类的礼物,一个人如果不相信上帝存在,从一开始就失去了自由。在这个意义上,自由是一个非常古典,非常稳定的概念,可惜人类的那些思想家们这些年围绕自由的理念加入了太多的私货,以至于自由变成了一个由有限之人类予取予夺的东西。
 
这涉及到信仰的命题,也涉及到了人类的想象力问题。真正的想象力需要一个人对他所想象的目标有惟一清晰的的界定,即使他所想象的风景比远方更远,也必须充满坚定的信心。否则,一个人的想象力将会迅速陷入混沌和虚无,并且很有可能把想象力的终极之地建立在自己所处的原点位置。由此,想象力的主体和想象力的对象之间,因为缺乏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从而失去思想的张力。
 
是的,对于一个人的生命而言,自由的意义必须一元,终极的价值观必须一元,正如人类的正义理念必须一元。必须要理解人的生命的范围与意义,如果一个人不能战胜死亡,一个必死之人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能力讨论自由呢。
 
千万不要在终极价值和正义逻辑的起点上引入人的理性的多样性原则。这是一种边界秩序:任何多样性的思想陈述,都是以人的秩序为范畴。或许准确的叙述是这样的,在“我们不过是人”的语境下,方法论必须多元;而在终极价值的语境下,正义和真理从来就是惟一。只有坚持了正义的一元论,所谓多样性的建设才有展开的可能性。没有一元真理支持的人的理性的多元秩序,是混沌的无意义。
 
人是什么,或者说人性是什么,这是一切思想命题之中最基本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没有得到足够辨析,没有形成共识,那么其他一切的努力,一切的思考,一切的建设,都是捕风,都是虚空,都是建在沙滩上的城堡,石头上的种子。
 
我们到底是人,还是动物?这个看似简单和玩笑的问题,其实隐含着经济学的问题入口。亚当斯密的古典经济学,以人性作为入口。斯密的逻辑是,市场中的每个人在上帝看不见的手的引导下,按照人的理性经济人原则,从事市场行为。而日后大名鼎鼎的凯恩斯则以动物性作为经济学的入口,经济是受到了人的动物精神的驱使,从而构成了市场。这样看起来粗略的表述,隐含着一个前置性的命题,即什么是人性。事实上,在斯密所处的时代,从洛克、到休谟,再到整个保守主义思想的构建,整个苏格兰哲学对何谓人性已经有足够的辨析。因此,亚当斯密论及他的古典经济学秩序,沿用保守主义的人性概念,就是一个理所当然的思想史前提条件。
 
保守主义的思想体系是圣经传统的一个涌现秩序,当我们讨论保守主义的人性概念,我们就是在讨论一个最简单的常识:每个人都是罪人,这个世界上一个义人也没有。我想说的是,在这个无法找到一个义人的世界上,或者说在这个每个人都是罪人的世界上,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辛辛苦苦建设看上去很美的正义论呢?这太荒诞了,真正的正义论在高处,在上帝的话语里,为什么我们不去倾听呢,我们为什么要扔掉圣经,总是想自己发明自己创新呢?
 
在这个意义上,类似于罗素,罗尔斯这样的西方思想家,他们这些年的工作其实一直在破坏人类的常识,虽然他们看上去很美。

问题的重要性在于,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因为我们人类总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相信维特根斯坦就针对人类思想的困境开始了他的沉思。这是他的逻辑哲学的基本构想:思想才是有意义的命题。然而思想必须细分为形而上和形而下两个进路。形而下的问题意识链指向的是人类的知识体系和应用体系:思想是事实的逻辑图像,事实是原子性形态,所有原子性形态构成世界。形而上的问题意识链指向的是人类的存在体系和生命体系:必须要理解基本命题,基本命题是命题的真值函数,基本命题的确定性来自于真值函数的一般形式,什么是真值,一个人这个时候必须相信真理。

语言的边界就是哲学和人类的边界。所有的自由都在语言的边界范围之内。超越这个范围讨论自由,人必须相信上帝,必须学会向上帝祈求。

本文来自联合号,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我们usauna@126.com 文章仅代表自媒体观点。


kfsjc (编辑:LukeSu)
0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
关注新闻网
推荐文章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备09033879号-4]新闻出版许可证:京新出证字第000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批字第直110105003546 号]
Copyright © 2015 联合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